新闻是有分量的

大树财富俞晔:有钱人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

2019-01-07 06:14栏目:财经
TAG:

  本篇文章来自伍治坚与全球华人财经大V面对面系列访谈。俞晔先生认为高净值人士更加专注于他们所擅长的领域并追求极致,投资者应当警惕高收益的理财产品。

  私人财富管理的起步门槛是多少?所谓高净值人士和普通老百姓有哪些不同?通过互联网金融理财可靠吗?相信不少读者对此感兴趣。在今天的访谈中,阿里巴巴旗下大树财富上海财富中心的首席执行官俞晔先生将对此进行解答,并为我们分享他对于财富管理行业以及互联网金融的看法。

  俞晔是天弘基金旗下的高端财富管理品牌大树财富上海财富中心的首席执行官。在加入天弘基金之前,俞先生是中穗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CEO和普资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CEO。俞先生拥有复旦大学学士学位和复旦大学EMBA硕士学位,著有《绝不推销》一书,是上海第一财经《解码财商》节目的特邀嘉宾,以及《波士堂》节目的特邀观察员。

  伍治坚:很多朋友对财富管理可能还不太熟悉,能否请您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财富管理行业主要提供哪些服务,服务的对象是哪些人群?

  俞晔:其实我们财富管理主要还是为客户提供整体的资产管理,主要服务的对象目前还是以高净值人群为主,那可能国内来讲的线万可投资的人群。

  伍治坚:就是说,您主要是帮助那些有钱人管理他们的资产,您觉得这些高净值人群和咱们普通老百姓的主要区别在哪里?他们身上有哪些特质可以让我们普通人学习一下,帮助自己致富?

  俞晔:我们对于高净值人群也做了一些分类,不能简单说是有钱人的概念。在高净值人群里面,有一种叫专业人士,主要是一些企业的高管,包括律师、会计师等高收入人群。这一类人群和普通老百姓的一个区别在于更理性,他们的专业程度或者是专业化的这种概念会更多一些。

  还有一类可能是叫老板或者企业家。这些人群其实跟普通老百姓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就是他们也会有不理性的地方,有很感性的一面,然后也会很冲动,会有一些类似跟风的不理性的投资行为等等。但是他们身上有一些特质就是,他们的敏感性非常强,他们对一些赚钱的机会,包括对于市场的敏锐程度非常强。还有,他们在待人接物上面并没有大家传统意义上的“暴发户”的概念。应该说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可以称为儒商,有很好的知识层面,但是他们会专注于自己的领域。我觉得他们跟普通人的一些区别在于专注力,他们会更专注于自己所做的事,然后把它做到极致。另外,他们可能会有更多的一些正能量吧,他们不会太多地去抱怨,也不会去依靠某些东西,那他可能会更多地从正面的积极的角度去把一些事情解决得更好。所以我想这个可能还要加上一些运气,我觉得其实运气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样几个特质的组合造就了他们能够有今天的财富积累。这是我所理解的高净值人群身上的一些特质,不知道听众朋友们是否认同。

  伍治坚:您刚刚提到的高净值人群可以分为两类,理性的职业人士和非理性的公司老板。那么在您提供的资产管理服务中,针对这两类人群的服务会有不一样吗?

  俞晔:其实我们提供的是一个选择。我们对于这些客户进行一定的区隔,这样我们在沟通的方面会注重不同的地方。理性的客户可能更需要看到的是数据、表格,因为这是他习惯的能够接受的沟通方式。对于很多老板来讲的话,他希望你最好能够在最经典的三句话里面把事讲明白:到底风险点在哪里?盈利点在哪里?然后剩下的具体的决策,他会有一个团队来帮他做判别。所以其实主要的差异是,我们跟这两类人群的沟通方式会有一些区别。但其实就提供的产品而言,我认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和针对性。因为他们的目的其实是一样的,希望能够把财富保值增值。目的一样的话,那其实用的手段上面有很多的相似性。

  伍治坚:您有没有碰到类似这样的情况,有一些人可能会说我已经很成功了,事实证明我很能赚钱,在财商方面非常有能力,为什么我还需要别人教我,或者告诉我怎么去保值增值?

  俞晔:中国有句古话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我跟这些成功人士打交道下来以后发现,越是成功的人其实越谦虚。因为他知道,他在他的领域确实是一个非常专业和成功的人士,但是在金融领域的话就不是,存在一个信息不对称。其实我们财富管理解决的恰恰就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我们帮助客户做的是一些筛选、分析和判断,需要大量专业人士去做。那对于个人而言,哪怕是我们行业内部的行业精英,他的资源和信息量还是有限的。大部分成功人士的一个特质就是专注:他会更专注于他自己的领域。

  举个例子,2016年,我们认为人民币会有一个贬值的趋势,这个信息是很多成功人士都能够接受到的信息,但是这个信息怎么转化为对他有用的财富管理呢?我们就落地了跟东亚银行合作的一个海外债券产品,这种就是他个人没有办法去落地的东西,因为他毕竟没有这么多金融资源。从个人层面来讲,即使他知道人民币肯定会贬值,那他总不见得全部拿去换美金,对不对?这是一个很笨的操作方式,而且由于外汇管制也换不了那么多美金。这样的话,就需要有一些产品的设计来帮他达到这个目的,就需要有一些金融机构和一些专业人士来给他设计,他需要做的是判断和筛选,由我们帮他来做具体的落地和对接。

  伍治坚:目前互联网金融非常热门,像您来自大树财富,属于阿里巴巴旗下的天弘基金。一提到阿里巴巴呢,我们可能首先想到的是互联网技术。同时,还有很多传统的资产管理服务提供商,比如私人银行、第三方理财机构、基金等等。在您看来,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服务的最大区别在哪里?

  俞晔:就像你提到的,互联网金融,金融是后缀。中国文字很有意思,就是这个词是落在金融两个字上,所以互联网其实是手段或者工具。现阶段来讲,确实有一些金融跟互联网嫁接了以后,增长速度非常快。以我们公司的余额宝为例,它在短短的时间内,到现在已经突破14000亿了,增长非常快。

  那反过来看,就金融的本质来讲,它并没有改变。从金融上面来讲的话,其实我们还是在传统金融领域里面做小步的创新,表现形式上可能会是嫁接了互联网。对于很多听众朋友来讲,我还是建议不要被这些所迷惑。因为现在会有很多披了所谓互联网金融的皮的产品,看不清楚金融本质的普通投资人会受这种包装的迷惑。从科技领域来讲,现在金融真正在创新的有我们自己知道的一些智能投顾、基于大数据的跟踪和筛选。其实这些是在金融领域上嫁接科技后慢慢进行发酵和产生变化的方向,但是还不成熟。

  我最近碰到一些朋友也是被市场上面很多概念迷惑,比如叫他们去投资比特币、区块链等等,类似这种包装了很多科技的名词的概念。我跟他们说,我也没搞明白这些是什么。说实话这个要非常专业的人士才能知道。但是我说,你把他的金融结构告诉我,他就说不出来了。那我说这个就有问题。这些概念的传统的金融结构到底是什么?对应的资产的安全度到哪里?其实这些是投资人应该去认真关注的。

  至于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趋势,我认为现在国内是慢慢地规范化。原先是群雄割据,甚至于诈骗横行的情况。现在是越来越规范,越来越收紧的状态。所以我想未来是在金融创新的基础上,利用一些互联网的手段给客户提供更好更方便的更迅速的增值和保值服务。

  伍治坚:目前,财富管理已经成为了刚需。而市场上可供选择的服务也很多,比如开设私人银行账户、购买基金,或者是找第三方理财机构。那么在存在这么多鱼龙混杂的服务的情况下,您觉得一个有钱人应该去看重服务提供商的哪些品质?是关注产品、费用,还是公司历史等等,能不能给我们有理财需求的听众提供一些指导性的建议?

  俞晔:前阵子,我刚刚看了一份比较权威的对高净值人群的调查报告,很有意思的是,除了看重公司品牌、产品、专业以外,居然还有一个因素是能够排到前三的——客户叫做“习惯了”。所以说我们中国人的理财真的是很有意思。他选择一些财富管理机构,你去调查他,“满意吗?这个提供的服务好吗?”他会说“不满意,然后也不好。”“那你会更换吗?”他说,“我也不高兴更换了,我习惯了。”这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儿,所以其实影响一个客户去做财富管理的因素会很多。

  因为每个人的个性不一样,其实最终来讲你并不是和一个机构一个冷冰冰的东西在对话,事实上最终还是面对或者直接接触到的一个理财顾问,面对的还是一个人。这里面就会有很多感情或者说感觉的因素在里面。所以我是建议,首先,你不要去找不正规的金融机构。供投资者选择的理财服务机构很多,比如说私人银行、基金、券商、阳光私募,还有一些大型的三方财富管理公司。这些机构后端的产品池是大同小异的,各家会有各自的一些特色,但是从总体规范性来讲上没有太大问题。所以这个大门首先要选对,那剩下来选择小门的话,这个都是感情因素。比如中国银行一定是最好吗?或者花旗还是瑞士银行?这个其实都会有他自己不一样的地方。那我觉得,对于客户来讲的话,你选择一个真正是对你真诚的,然后把很多的信息能够坦诚地来跟你讲的这样一家机构,或者说这样一个客户经理更重要一些。因为说实话,就像我刚才说的,金融的本质是信息不对称。那我们现在是尽量通过各种手段,包括互联网的也好,包括我们从员工层面也好,我们能够让客户更加透明地去接受金融的后端信息,这样其实对他进行判断是有帮助的。

  另外就是,为什么讲人的因素很重要?因为金融里面有很多复杂的专业术语。有时候客户说,“你不要跟我讲这个,你跟我说人话。”什么意思?什么叫“说人话”,就是要把专业术语转化成为客户能够听得懂的、通俗易懂的,做一些举例类比,能够让他快速理解的语言。这个其实对于客户经理的要求又是很高。有时候我们说投资往往就是投人,我选对了一个客户经理,我选对了一个人以后,我对投资就觉得很安心。

  伍治坚:目前的科技发展有所谓的人工智能代替人的一部分功能的趋势。一些新兴的科技金融行业,很多公司通过电脑程序来代替人的投资顾问,并且可以起到降低成本的作用。在您看来,这种趋势会对我们这个行业构成威胁吗?

  俞晔: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认为不太会。为什么呢?您刚才讲的金融科技方面的发展,我觉得目前来看的话,它是对前台的一个辅助,未来它替代的也是属于资产端的风险控制这一块本身具有很强的替代性的工作。因为这一块的工作可能都是基于大数据的快速分析的,脑子根本就跟不上,而且资产端的风险控制是不需要带有任何感情因素的。我们通常说,一是一二是二,是没有任何弹性的,是刚性的。但是对于前端客户服务来讲的话,我觉得差别就很大了。比如,现在比较热门的海底捞,他现在就是接受透明厨房。那其实透明厨房这件事情类比到金融来讲,就是我把底层的资产都做到透明化,全部告诉投资者我到底是怎么做的。现在端上来的这道菜用的是什么原料?这个厨房里面会不会有老鼠?我有没有搞老鼠仓?我把这个全部都给你透明了。这个是可以通过机器、科技来解决,通过硬性手段来解决。

  但是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即使现在海底捞出现了负面新闻,几家店照样天天排队。这些客户到底关注的是他的厨房还是他的服务?那我问了几个朋友,他们说“其他的餐饮没出问题吗?我不是关注他厨房,我去关注他服务的品质好,我去了以后,所有的服务人员都是笑脸,他对我的这种服务态度让我觉得舒服。我的需求点就是要满足这个,当然他的厨房能够改进地更好,我就更满意嘛。”他认为这个是可以锦上添花,以后还能到厨房去参观,还能知道吃的所有东西都是放心的,都是绝对没问题的,甚至于科技厉害到每一个食品都有二维码,一扫就知道产地在哪。其实这些是科技手段,但是他的这种服务,前端的理念,软实力的这些东西,我不认为用硬的科技能够在短时间内去改变。不可想象,以后大家跑到一个金融机构,大厅里面全部清一色机器人,这个还能披张人皮吗?感觉还是会不太一样吧。机器人可能跟你就事论事,那你很多其他的诉求怎么弄呢?所以,我觉得这其实有个很长期的过程才能够做到完全替代,目前来看的话应该是替代不了。

  伍治坚:以您跟很多投资者打交道的经验来看,目前中国投资者的财商如何?他们会容易犯一些外国投资者比较常见的错误,像追涨杀跌、专门去买那些热门的时兴的概念,还是说中国人更加聪明一些,更加理性一些?在您看来,他们在哪些地方最需要提高和改进?

  俞晔:我觉得他们犯的错误都一样。从目前来看的话,其实国内的投资人整体还属于初级阶段,非常初级。大家目前的理财需求很迫切,但是能够用于判断以及过往参照的有限,所以目前跟风这种现象就很明显。然后追涨杀跌,不要说是个人投资者了,连国内一些机构其实现在也是不理性的,还是在做追涨杀跌,因为最终操盘的还是人嘛。所以我觉得,现在整体从财商的角度来讲,就是确实还是有待于很大的提高。

  那从改进的方面,我还是想说,大家能够更多地去关注一些专业机构。现在信息也很发达,可以去看一些专业的投资机构的公众号,包括一些比较知名的,相对来讲比较客观,能够提供一些判断和帮助价值。

  另外就是千万不要人云亦云。最近好几个朋友都是不当心误入传销,现在传销都是批了金融的外衣,非常可怕,一旦深陷进去以后就很难办。所以对于国内投资人,我现在都是会做一个简单的提示,当你听到有一个6%甚至7%年化收益以上的产品的时候,你都要有一个很大的警觉,打一个问号,然后请你咨询一些身边在正规金融机构从业的人员,问问他们的意见,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来判断这件事情的,不要轻易的听信别人。比如跳个广场舞,两个大妈互相说一说,然后这个事儿就这么定了,几百万就投进去了。这肯定是不合适的。

  俞晔:我是建议,从事金融要有实体的思维,千万不能就金融而论金融,从长期来看的话,只有真正做到虚实结合才能为客户创造长期的价值。所以我还是建议所有的年轻伙伴们,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把金融做踏实。谢谢!

  俞晔(大树财富):有钱人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进入公众号,点击:投资教育—大V访谈,收听对话录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